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被卷入的无辜路人
    1

     胡子锋跳下他的小三轮,拉开车厢后面的篷布从里面抱出两个密封好的包裹,对了下上面的地址和收件人,拉好篷布,把包裹往胳膊底下一夹,边掏出手机边走进他今年最后一趟送货的目的地:本市的高档小区清河家园。

     离大年三十没几天了,胡子锋所在的这个城市某丰下游外包快递点也要放假了。送完今天这最后一天,胡子锋就能回母亲弟弟所在的镇上去休息几天,见见亲戚发小老同学、让母亲念叨几句赶紧成家立业、给小侄子发发压岁钱、找茬在弟弟身上出点气什么的;过年嘛,大致上也就是如此了。

     “刘老先生你好,你的快递到楼下了……你儿子不在家你下不了楼是吗?好的我给你送上来了……”

     负责送这一片小区的胡子锋在附近居民间也算混了个脸熟,清河家园大门口保安室的老大爷看见了他也只是冲他乐呵呵的招招手;和这退役老兵的大爷胡侃了几句儿女回家了没、结婚了没,胡子锋一脸轻松的走进楼层之间,到第四栋楼下按响了刘老先生家的门铃。

     单元大门一开胡子锋就走了进去,还挺宽敞的走道里面,电梯前方已经站了个个儿挺高、打扮挺精神的年轻人,正抬着头等待电梯下来。

     胡子锋走过去在电梯按钮上按了下,与那年轻人视线碰上时友好的笑了笑;对方戴着墨镜围着大围巾,一身一看就价格不菲的长西装外套,对上胡子锋的笑容似乎愣了愣,嘴角勉强向上拉了拉算是回应。

     这小区楼层挺高,胡子锋收回视线看了看,电梯还在二十多层的位置;再扭头去看另一架电梯,得,正从十几层往上升呢。

     等了十几秒,身后的走廊又传来蹬蹬的脚步声;胡子锋调头看看旁边的电梯停在二十多层的没见动,于是自觉地往旁边让了让——身前这架电梯已经下到十层以内了。

     一阵香风伴随着高跟鞋踩地的声音飘近,胡子锋下意识地把脑袋转过来,正好看见一名挺漂亮的小妞强势地□□他跟同样在等电梯的那名年轻人之间。这小妞身材高挑,一身毛皮大衣配短皮裙长靴,暗红色的大卷发加上精致的脸蛋儿,只是脸色不太好看,胡子锋转脸过来只看见她正怒气冲冲地怒视那名年轻人,似乎随时会爆发伸指甲抓对方个满脸花。

     “安源是吧?”

     这小妞显见是真气坏了,开口语气就挺冲;那年轻人墨镜下的脸上似乎露出惊讶,又带着深深的戒备,冷声回:“你是谁?”

     哎哟,遇上事了。胡子锋心里嘀咕一句,默默地又退后了半步,眼神不自觉地往那年轻人身上飘……他们这些送快递的没有其他的服务业同僚那么每天都与不同品种类型的奇葩客人打交道,但就送货这工夫,看到的八卦事儿也不少。这年轻人气质冷冰冰的,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下巴啥的也挺帅,怎么看都挺符合负心汉富二代标准地。

     “别管我是谁,这报道怎么回事?!”那小妞脸都是绿的,一甩手几乎把一本花花绿绿的杂志按到年轻人脸上去。

     年轻人有点儿狼狈地退后了小半步,看样子平日里对他这么强势的妹子他也挺少见;推了推墨镜,那年轻人的脸色也黑了:“请你放尊重一点,你以为你是谁?”

     “你还在三流电视剧里跑龙套的时候我就粉上你了,你的后援会还是我组建的,你说我是谁?你在京城那边闹了这么大的新闻自个儿屁股一抬跑回老家了,我还得不远千里追过来,你说我是谁?”那小妞面色狰狞,把杂志往那年轻人身上一摔,一伸胳膊把人围巾拽住了,“你要和人炒绯闻是你的意愿,但你怎么都荤素不忌呢?你对得起我这种一直支持你的粉丝吗?”

     “嗨、嗨!干什么呢!我要叫保安了啊!”

     “叫什么叫,你以为这是哪呢,叫天王老子都没用!”

     “请你理智一点……”

     “现在让人理智你早干嘛去了!”

     “……”胡子锋脸色十分精彩地退后了一边,抱着快递包裹安分地当起观众围观这粉丝跟明星撕成了一块儿;不怎么看电视也不关注新闻的胡子锋,这会儿看那年轻人也有点儿眼熟了,只是想不起来在哪块地方见过;但粉丝对待偶像如此彪悍的,胡子锋接近三十年的人生里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我哪知道那些记者会写成这样……嗨!给我松手啊,我可要还手了啊!”给推到电梯旁边墙下的年轻人嚷嚷起来了。

     “你不把肉馅露出来野狗会追你三条街?前面你跟xx和xxx炒绯闻就算了,能追到她们咱也就祝福你们百年好合,怎么跟个瘪三炒到一起去?你是要放弃治疗吗!”个头体型都比年轻人小了一圈的小妞儿,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硬是把个大小伙儿按得不能动弹。

     “你管得着吗?这是我的工作!工作!”

     “屁的工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被公司雪藏了吗?要不你会地方电视台的春晚都没戏,灰溜溜地回老家!”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我怎么就管不着了!你以为你有今天的成就是你一个人的努力吗!你把别人的心血当成什么了!”

     “你以为你是我妈呢?!”

     胡子锋揉揉耳朵,要真是小情侣闹矛盾、负心汉被痴情女远追三千里啥的,他还能跟母亲闲聊时当谈资提一提;这追星闹矛盾啥的,不说他自己也闹不太懂,跟老母亲说老人家也不明白呀!

     “……咦?”把视线转到电梯这边,胡子锋的眼神就有点发直了,显示灯亮在一层没错,但电梯门仍旧紧闭,没有打开的迹象;“两位、两位,麻烦让让啊……”工作为主的胡子锋不得不走过去凑到战火边缘,伸手去按电梯门按钮,这一按,胡子锋脑门上的问号更多了——那电梯门按钮一按就亮,但那电梯门就是不开!

     “……怪事,难道坏了?不能够啊,这小区还没几年呢……”胡子锋嘀咕着东按按西按按,眼见没反应也只好放弃,冲仍旧撕成一团的那俩打个招呼,“诶,哥们,姐们,这电梯好像坏了啊,我去问问小区保安。”

     互吼中的男女没理会他,他也没当回事,大步跑到单元大门那,伸手去按锁——这一按又出问题了,那从内开只要拉出锁芯的大门,居然纹丝不动!

     “诶?”胡子锋冲那门锁费了半天劲,满脑门的问号;转头看电梯旁那俩还正吵得厉害,他一拍脑袋索性也不过去凑热闹,抬脚往楼梯方向走,准备请二楼的住户开一下这电子锁。

     “碰”地一声,胡子锋悟着脑门蹲下了。再抬起头来,他的脸上已满是惊恐,淡定不能。

     小心地伸手出去,离上楼的楼梯只差两米的地方似乎是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把他挡在了外面。胡子锋用力揉了揉眼睛,转头看一眼仍旧在互撕的那对男女,再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好吧,生疼,没做梦。

     把快递放到一边地上,胡子锋抬着胳膊、踮着脚,小心地在看不见的墙壁上摸索;这看不见的墙壁跟小说里的空间壁垒似的,平滑、坚硬,向两边延伸;他先是匀着力道用肩膀撞,纹丝不动;再来使劲大脚踹,结果把自己反弹回去差点摔一跟头。

     “哥们、姐们!出事了啊!”胡子锋见鬼了一般冲那对男女大吼,结果人家压根就不理他;没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小心翼翼地探索这看不见的墙壁的边际。

     花了几分钟摸索着走了一圈,胡子锋算是明白了,以那对男女为圆心,周边方圆十米内都是这无形墙壁的笼罩范围;证据就是争吵中的男女旁边他还能摸到真实的墙壁,离电梯约莫十米远的单元大门他也能碰到;其它的地方,就全被一种古怪诡异的无形壁垒给隔离住了。

     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心里头还有最后一丝侥幸心理的胡子锋绝望地发现他这台质量皮实的国产华为果然没有半点信号。抬头看看走廊窗外飘飘悠悠的小雪花,这诡异空间里光线透亮,暂时胡子锋还怀疑不到所谓的鬼怪封门大开杀戮上去;但这种奇诡的遭遇也打破了小锋哥人生接近三十年里的认知,让他在大冬天里硬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顾不上那对男女对他的漠视,心惊肉跳的胡子锋大步走过去试图劝解沉浸在对撕大战的男女:“你俩稍微等等,咱这出了大事了……”

     那生猛的小妞毕竟是个妙龄女郎,胡子锋没敢去拉她——说是自惭形秽也行,反正学历和收入都不算高的小锋哥对于这种时尚飞扬的妹子从来都是敬而远之的;而那年轻人呢,虽说似乎是个偶像明星之类的光鲜人物,但到底是大老爷们,胡子锋就没想太多。把手往那明星肩膀上一放,胡子锋打算劝他态度缓一缓、让一让,先把这被困到电梯口的诡异境况解决一下,谁想到他这手一搭上去,就出事了……

     “命运对你不公?还要怎么个公平法!我要让你这个不知好歹的混蛋知道什么叫做命运!”

     眼前一黑前,胡子锋被那生猛小妞高亢、刺耳的吼声震得耳膜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