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坐着高铁去异界
    真武大学,武道昌盛!

     是的,这所大学衡量学生最重要的标准是武道,其次才是文化成绩水平。真武大学雄霸玄武时空多年,荟萃天下武道精华,其历史之绵长,其底蕴之深厚,使得其他学校相形见绌,黯然失色!

     真武大学,卧虎藏龙!

     学生个个都是修炼源力的武者,个个身怀绝技……讲师是一流高手,教授是超一流高手,六大院长更是高手中的高手!至于校长,则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是一个活在传说中的人物!

     而且除了有正式头衔、名气响亮的教职工之外,里面还有不少深藏不露的高手——他们虽然职位不起眼,身份不显赫,可是只要给他们一个出手的机会,势必能于无声中起惊雷,惹得天地风云变色!

     比如负责扫厕所的清洁工……

     宁东方和宁妈两人看着录取通知书,越看越吃惊,越看越惊呆——宁妈千想万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被这样的知名学府录取!

     “这是异界之剑桥,武道之哈佛啊!我的小宁啊!”宁妈高兴得合不拢嘴,像打了鸡血般亢奋地挥舞大勺,高呼——小宁他爸显灵,小宁他爸显灵了!

     宁东方却寻思着:“难道那个怪老头真的是真武大学的老师?”

     ……

     ……

     经过两个月漫长无聊的暑假后,宁东方收拾好行李,乘上了一列通向远方的高铁。高铁列车在光明市火车总站发动,由慢到快地穿梭在火车站台之间,很快就风驰电掣一般穿梭到了光明市郊外。

     车厢内,电子女音婉转地报道:“欢迎您乘坐GS337号直达列车,本次列车将由光明市开往——玄武时空,终点站是洛安市。请乘客朋友们随身携带好贵重物品……”

     宁东方坐在二等座上,透过车窗玻璃看向外面——近处的电线杆,远处的农舍、农田飞快地从车窗外流逝。从天空俯瞰下来,GS337号列车像是一道奔驰在原野上的白色闪电。

     列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开始进入丘陵地带,列车在错综复杂的隧道中反复穿梭,车厢内也时明时暗。光亮的频繁变化让宁东方有一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过不了多久,列车又钻入了一个黑暗隧道,但这次列车钻了半个多小时都还没出来,车厢内的乘客们开始有些浮躁起来,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这个车厢内的乘客基本都是第一次去玄武时空,所以也没有人现身说法,向众人解释目前是什么情况。

     宁东方也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隧道,都这么久了,还没出来?”

     这时,车厢内的电子女音又幽幽地响起:“请各位旅客朋友们稍安勿躁,本趟列车正在试图穿过时空壁障,这个过程需要48个小时,列车将于后天下午1点钟到达洛安市火车总站,请……”

     宁东方忍不住发了句牢骚:“我去,居然要两天两夜!没有卧铺,怎么熬啊!”

     高铁列车在无尽黑暗的隧道中穿梭前行,速度越加越快,很快地,车窗外的黑暗也迅速变得模糊,模糊之后又慢慢淡化为灰色——列车外的世界,仿佛已经变成了一片混沌虚空。

     第三天。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车窗,照亮了车厢内睡得东倒西歪的乘客。

     宁东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向了车窗外的世界——极远处高山横亘,山峰上雪光凛冽,看起来如同侧卧大地的巨人;远处绿光森林绵延无际,其中更有一棵大树如高山险峰一般鹤立其中,其中有无数白色鸟类在飞翔。

     这时,电子女音又在车厢内响起:“旅客朋友们,现在我们的列车正在昆雪山脉东侧行驶,昆雪山脉最高峰剑陵峰海拔23997米,为玄武时空第一高峰。列车西侧是迷雾森林,森林中有一棵树龄高达千年、树干高达1572米的超级大树,她的名字叫做长老树……如果有意愿的旅客朋友,请联系旅游热线……”

     高铁列车又行驶了好久,才到达洛安市。

     洛安市城市景观和普通时空中大城市相差无几,也是高楼大厦林立,马路上来往车辆川流不息,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唯一比较有特色的,就是城市钢铁森林之间,时常有一些飞空艇、直升机在穿行。

     ……

     ……

     宁东方出了火车总站,立马看到远处有一只手在拼命地朝自己挥舞。

     这不是之前那背木尺的怪老头么?宁东方立即拖着行李箱,朝那老者快步走去。

     “老前辈,是你……给我寄的录取通知书?”除了这老者,宁东方也实在想不出别人了。

     老者忙不迭地催道:“快点,快点,就等你了!”

     宁东方在老者的连拖带拽下,走向了一处空旷的地方——这地方停了不少直升机和飞空艇,应该是个小型停机坪。老者径直将宁东方拽向了一架直升机,催促道:“快上去随便找个位置坐坐吧。”

     宁东方拖着行李箱上了直升机。直升机上十几双目光登时刷地向他投来——他们看起来年纪和宁东方相仿,有男生有女生,应该也是今年被真武大学录取的大一新生。

     “别磨蹭,快点找位置坐下!”直升机驾驶员是个穿着短背心的黑人大叔,看起来虎背熊腰,浑身蛮劲都用不完的样子。宁东方听到他的催促,慌忙找起座位来。

     “嘿,哥们过来,我旁边有一个空座位!”一名男生在朝宁东方招手。

     宁东方匆忙拖着行李箱到他身边,快速用锁扣扣住了行李箱,然后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

     “嘿,哥们,很幸运认识你,我叫朱明泽,你叫什么名字?”那男生嘴角挂着吊儿郎当的笑意,朝宁东方伸出了手。

     “我叫宁东方……”宁东方和他握了握手,“这架直升机上坐的,都是真武大学的大一新生?”

     朱明泽笑道:“当然是啊,这架直升机上坐的十五个人,包括你和我,都是今年真武大学古剑学院的大一新生。”

     宁东方见他似乎知道不少,就继续问:“那我们古剑学院今年录取了多少个新生?”

     朱明泽说:“嘿,还能录取多少个新生?今年咱们古剑学院的大一新生,全都在这架直升机上了。你也不想想,如果我们古剑学院不止录取这些人的话,陈天南院长能派出直升机来接我们么?”

     “啊,什么,古剑学院才录取十五个人啊!”宁东方又惊又喜,“一个学院居然才录取十五个人,是不是说明我们这些人都特别优秀啊?”

     “呵呵,想多了吧你!”朱明泽冷笑着,给他泼了一盆冷水,“真武大学一共六大学院,你知道今年其他五大学院分别录取了多少人么?”

     宁东方好奇:“多少人?”

     朱明泽得意地卖弄着:“昆仑学院503人,青月学院613人,均衡学院321人,藏锋学院498人,而校长直辖的太极学院,更是达到了惊人的1178人!只有我们古剑学院今年只录取了区区15人,哎……”

     宁东方知道他那里藏着很多料,所以继续追问:“那这……这究竟是怎么了?”

     朱明泽无奈地叹气道:“还不是因为咱们古剑学院出了很多人才……比如号称真武第一猥琐王的,此人浸淫缩骨功多年,专好钻通风管偷窥女生;比如号称真武第一灵魂天后的,那一口狮吼功惊得人肝胆俱裂;更有一个人才,修炼金枪不倒功,号称真武第一炮王……”

     宁东方倒吸了一口凉气:“古剑学院最核心的就是剑术……难道他们都不好好练剑么?”

     “哎呀!”朱明泽一脸义愤填膺,“还不是那个痞子陈管教不严,对学院的品德教育不闻不问,所以才导致这两年报考人数……哎哎哎哟!”

     宁东方吃了一惊,原来那个背木尺老者——噢,现在宁东方突然觉悟到,他叫陈天南,是古剑学院的院长,人送绰号“痞子陈”——陈天南一把拧住了朱明泽的耳朵,黑着脸说道:“你这小子还知道挺多的啊!你告诉我,痞子陈是谁?”

     朱明泽连连求饶:“陈教授,陈院长,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陈天南这才松手:“你小子给我老实点。”然后才转身走向副驾驶座坐下。

     直升机在隆隆隆声中起飞,很快就飞到了城市上空,在高楼大厦间穿梭。

     飞机上,宁东方又问道:“明泽兄,真武大学不是有六大学院么?你可以跟我说说,现在这六大学院各有什么特色么?”

     朱明泽便得意满满地说起来:“那还不简单?太极学院由校长直辖,太极学院讲究快慢刚柔阴阳制衡之道。昆仑学院注重刚猛迅捷,追求泰山压顶一般的威势。青月学院全是女弟子,个个如花似玉,她们讲究飘逸灵动,行云流水。均衡学院讲究潜行,讲究来无影去无踪,以及先发制人之道,算是刺客流吧。藏锋学院讲究韬光养晦,藏敛锋芒,坚若磐石,雷打不动,算是坦克流吧。最后我们古剑学院,看这名字也知道,就是专门研修剑术的,可是这世风日下啊,学院里已经没有几个上得了台面的剑术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