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重生成学渣
    天色昏黄,暮色苍茫,宁东方突然想骂娘。

     近来京城采花贼横行,要是一般的采花贼,也犯不着让锦衣卫来管事。可是这采花贼偏偏胃口很大,一般平民家的女子还瞧不上眼,偏偏要对达官贵人家的千金下手,搞得京城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的。

     可是这采花贼胃口还不止于此,今天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从齐王府掳走了齐王郡主。这事传到禁宫那边,圣上立即龙颜大怒,把气撒给了锦衣卫头头——指挥使,指挥使回到北镇抚司衙门,又把气撒到了宁东方他们头上,要他们务必连夜抓到采花大盗,就地正法。

     本来宁东方今天已经要请假回老家,陪陪自己那瞎了眼的五十岁老母,顺道再跟隔壁那王姑娘夜聊人生——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请的假立马被腰斩,他能不气得骂天骂地骂爹娘么?

     如果他在锦衣卫中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指挥使倒也不会翻脸取消他的假期,可是他偏偏被公认为锦衣卫中第一高手,俗话说能耐越高,责任越大,所以这责任一落下来,他能躲得掉么?

     “采花淫贼,今晚要是被老子抓住,老子一定要好好问候问候你老娘!”宁东方领着一队锦衣卫出勤,在大街上忍不住愤愤地骂了出来。

     “宁东方,在你问候我娘之前,我已经先问候你娘千百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得意的笑声忽然从临街右侧屋顶上响起,引得锦衣卫们当头一惊,个个握紧了绣春刀,警惕如鹰的目光瞅向了声源处。

     “采花大盗!快!快抓住采花大盗!”锦衣卫们雷霆大喝。

     “放肆!”宁东方勃然大怒,“铮”的一声拔出了绣春刀,纵身一跃,身轻如燕,已经飞上了数丈高的屋顶,落在采花贼身前三尺处。

     采花贼黑巾蒙脸,短打劲装,一双眼睛贼溜溜地盯着宁东方看,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得宁东方心里直犯嘀咕:我说你个死淫贼若是这样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也就罢了,居然还用这种眼神看老子,真他妈的变态!

     采花贼发话了:“玉面朱唇宁公子,换了女装妙女子——这江湖传言,啧啧啧啧啧啧……”

     宁东方感到自己男人的尊严受到了侮辱,不觉脸色一红,冷然道:“登徒浪子,好色之徒!你最好乖乖跟老子去北镇抚司衙门走一趟,因为,现在老子的绣春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啧啧啧!”采花贼摇摇头,笑道,“乖乖跟你走也不是不可以,但在这之前,你得先追得上我,否则我不可能从了你。”说罢,人影急退,这轻功直赛飞燕鹞鹰,眨眼之间就消失在远处重重屋檐之间。

     宁东方咬牙道:“你不从我,老子非要你从了我!”提着绣春刀,御着轻功,风驰电掣地追向远处那道身影。

     两人在京城高高低低、重重叠叠的楼宇间飞掠追逐,两道人影如燕如箭。几十个起伏之后,宁东方泻落在一处僻静民宅的庭院之中,整个回廊小院寂静无声,堕针可闻。

     宁东方知道采花贼就藏在这栋民宅中。

     他提着绣春刀,小心翼翼地走上了回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出几步就听到西边一间厢房传来了一声女子娇叱。宁东方心里咯噔一下,怒骂,你姥姥的最好别对郡主下手,否则老子绣春刀对着那地儿一捅,保证你下辈子做不成男人!

     心里骂归骂,他身子可没闲着,只是一个起落,已经跳窗而入,身子在牡丹花大理石上几个翻滚,四平八稳地蹲在一间女子闺房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

     宁东方忍不住嗅了两下,心想这香气怎么这么好闻,爽得真叫人五脏六腑也清爽,任督二脉也通畅!

     贼爽!

     爽得他心脏蠢蠢欲动,仿佛就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样!

     突然宁东方恍然一怔,正看见一张雕花大床上,那蒙面淫贼上下其手,左右开弓,将一件件女子的衣裙扯开丢到地上,忙得真叫一个不亦乐乎。

     宁东方一声大喝:“无耻淫贼,快快住手,否则休怪我无情!”

     “宁公子,别辜负我一片苦心啊!”蒙面淫贼一边忙活着,一边冲宁东方调侃地笑道。

     宁东方额头一皱,心里一愣,忙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这时蒙面淫贼停下了手里的活,冲宁东方狡黠的一笑:“宁公子,我知道你对齐王郡主垂涎已久,一直为此等美人辗转反侧,悠哉悠哉,夜不能寐,所以我这次作案,特地是为了成全宁公子你!”

     肤如雪,发如墨,肌肤精致如玉瓷,红唇柔润若胭脂——尤其那浑圆光洁的肩膀,玉雕般精致无暇的锁骨,芙蓉花抹胸下半裸的玉丘——堪称人间尤物。

     宁东方短短一瞥,咽了口口水,然后挥起绣春刀,刀尖直指蒙面淫贼面部:“无耻淫贼,劝尔速速就擒,跟我返回北镇抚司衙门,否则休怪我刀下无情!”

     蒙面淫贼眼中流露出颇有深意的笑,然后又开始对宁东方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宁公子,我已经给齐王郡主下了春宫迷魂香,她一定会对你百依百顺的。齐王郡主就当做我给你的见面礼!”

     “喂——喂——!”

     宁东方一晃眼间,蒙面淫贼已经钻窗而出,人影消失得无影无踪。眼下他也没有追着那蒙面淫贼而去,而是立即一个箭步冲到雕花大床边,查看齐王郡主的情况。

     齐王郡主可怜地被褪下了一身华服,只剩下贴身的亵衣和亵裤,微微露着冰肌玉骨,她刚刚吸了那蒙面淫贼的春宫迷魂香,现在正合着两只大眼睛,扇子似的睫毛微微地翕动,樱红丰润的嘴唇开开合合,好像是想要说什么,又好像是在大口大口地喘气……

     楚楚可怜的睡美人。

     宁东方忽然觉得口干舌燥,不由得咽了口口水,揉了揉嗓子,自言自语地说:“奇怪了,今天是太热了,还是我中午没喝水,我嘴巴怎么这么干?”

     正在这时,宁东方听到了呻吟声。

     宁东方耳根一红,心跳突然小鹿乱撞七上八下。

     “郡主,郡主快醒醒?”他小心翼翼地呼唤着面前这个睡美人,然后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呻吟声再次响起——

     宁东方陡然一惊,立即警惕地向后转身,才赫然发现,原来这房间中绑着一个十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她被捆住了手脚,封住了嘴巴,看起来应该是这间闺房的主人,只是不幸被蒙面淫贼给绑了。

     小女孩嘴巴被布条绑住,只能拼命地发出“嗯哼、嗯哼”声来向宁东方求救。

     宁东方登时脸色一变:“淫贼可恨至极,焉不知少儿不宜之理?”于是就要上前解救那小女孩,但这时身后却“噗通”一声响,齐王郡主突然惊醒过来,身子从雕花大床上扑下,竟然恶狠狠地盯着宁东方看。

     “无耻淫贼,你竟敢亵渎本郡主!”齐王郡主尽管神志未清,一对目光却如刀似剑地盯着宁东方,仿佛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出千千万万个窟窿一般!

     宁东方吓得心凉了半截,六神无主地解释道:“郡郡……郡主!我是宁东方,锦衣卫的人啊,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奉命来救你的啊!”

     “你别再狡辩了!”齐王郡主怒喝,“刚刚你和蒙面贼说的话我都听见了,真想不到,堂堂锦衣卫第一高手竟是如此肮脏龌龊之徒,拿命来!”齐王郡主顾不得走光,发疯似的扑向宁东方,一把夺过了绣春刀。

     宁东方焦头烂额,又不敢碰她身子,只得将双手高高举起,面红耳赤地解释:“郡主,我真的是奉命来救你的啊,句句属实啊!”

     “无耻淫贼,休再狡辩,拿命来!”

     齐王郡主一声娇喝,绣春刀奋力地捅向了宁东方。

     宁东方一身闷哼,身子像触电了般微微痉挛,然后他亲眼看着那把绣春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然后只觉得浑身剧痛,一切力气土崩瓦解,他眼前一黑,咕咚一声摔倒在地。

     他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

     ……

     ……

     窒息感像一只大手紧紧地扼住咽喉,冰凉的水咕咚咕咚地灌进鼻腔,灌进喉咙……

     宁东方突然从模糊的意识中惊醒,他才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正在冰冷的河水中沉溺!

     妈的,老子完全不会游泳啊!

     跨江大桥上,广播声悠扬:“江中流有溺水者,来往船只请绕行!江中流有溺水者,来往船只请绕行!”

     大桥上很快聚集了不少市民。市民们凑在桥栏边,看着江水中不断扑腾而起的水花指指点点。

     不多久,警报声响起,消防部队一辆大车出现在江滨公路上,沿途所有私家车纷纷避让。消防车停在江边,一群消防官兵立即跳车而下。

     消防大队长大声咆哮:“一组快准备橡皮艇,二组快准备缆绳!快快快!救人要紧!”

     消防大队长话声刚落,跨江大桥上立即响起了市民们的惊呼声,他也不由吃了一惊,将目光移向跨江大桥那边——

     只见一道人影从桥上掉下——

     消防大队长大吃一惊:“又有人掉下桥了,快——都快点!你们他妈的别磨磨蹭蹭的!”

     “大队,那个人不是掉下桥。”一名消防队员一脸懵逼的样子,两眼发直地看着大桥方向。

     消防队长疑惑地再次扭头——那道人影仍在下落,噢不,那简直像是在飘……那道人影即将落到江面时,突然划了一道大弧线,如蜻蜓点水般踏江而行,最后一个燕子抄水,将落水者一把抓起,眨眼之间,已经消失在大江彼岸……

     僻静小巷。

     “高考落榜就轻生跳江,真是愚蠢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