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打架打来通知书
    城中村飘起了牛毛细雨。

     满天雨雾将城市灯光反射成一片橘红色的无边夜幕。大街小巷笼罩在雨夜的黑暗沉寂中,家家户户的灯光陆陆续续地熄灭了。

     十字路口路灯下,三道闪电光华乱舞,追星赶月,令人眼花缭乱……噢不,这其实是三柄光剑。在这三柄光剑令人窒息的攻势中,有一把木尺在其中犹如穿针引线,游刃有余。

     以尺为剑,这怪老头难道是教数学的……宁东方心想。

     战局中,老者以一把木尺对抗三柄光剑,从容自若,面无惧色,身姿翩若惊鸿,尺法矫若游龙,颇有一代名师之风范!

     “老东西,你能耐再大也抗不了多久了,还是乖乖地把东西交给我们吧。只要你把东西交给我们,我们马上就把抗毒清胶囊交给你,否则再过半个钟头,哼哼,你懂的!”

     为首大汉退到一边,用充满冷笑的眼神打量着老者。三把光剑上的幽幽光芒,照亮了他们彪悍得意的嘴脸。

     宁东方之前也听说过一些玄武时空的事情。

     这个世界其实是个二元世界,即普通时空和玄武时空并行存在的世界。玄武时空和普通时空有很大差别。比如玄武时空的物理法则、化学构成和普通时空不尽相同,所以玄武时空的科学技术也和普通时空不尽相同。各种区别之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玄武时空中存在着源力能量场,所以玄武时空的人可以凭此修炼源力,壮大人体能力,而玄武时空的很多科技也与源力场有关。

     毫无疑问,这四个打斗者来自玄武时空。

     用尺老者面不改色,冷峻地面对着前方三个打手:“跳梁小丑,无名鼠辈,想要从我手中拿东西,先打败了我再说!”

     为首大汉擦了擦鼻尖,嘴角挂着轻蔑的笑:“也好,我们正想看看你这老东西,是不是还能使出你的成名绝技【万剑斩】和【第一剑】?!”

     老者冷哼一声,说道:“对付你们这种小角色,我还不屑使用【万剑斩】和【第一剑】!”话声一落,老者身影一晃,木尺轻颤,在微风细雨中震荡出一圈圈水花,半空中顿时犹如杨花飞舞!

     这一圈圈水花在空中美轮美奂,有空灵绝尘之美。

     老者整个人突然鬼魅般消失,就像生生地遁入了虚空之中!

     那几圈水花在半空微微回旋,像是被风吹送一般,轻轻地、柔柔地向三个彪形大汉飘扬而去。三个彪形大汉怔怔出神地看着那一串迎面飘来的水花,斗鸡眼睁大,哈喇子流下……面面相觑,互相问道,这是啥?

     “这是【破军】!”

     一个彪形大汉失声大喊——然而一切已经迟了——下一秒钟,老者的身影从水雾雨花中鬼魅般突出,他平时用来上几何数学课的一米长尺,紧紧地握在他右手中!强大的源力气场凌空而出,将漫天雨水震荡成一片白茫茫的浓雾!

     当啷,当啷,当啷——

     三柄光剑掉落在地!

     与此同时,三个彪形大汉浮空飘起,老者在其中来去穿梭,一米长尺在他手中挥舞得如风似电!只听雨雾之中响起一阵清脆的“啪啪啪”声,又快又稳,又准又狠,惨叫之人欲断魂!

     “别打脸!哎哟——别打脸——别打脸!”为首彪形大汉狂呼大叫,“脸皮薄,别打脸!老前辈手下留情!”

     “这脸皮比死肥猪还厚,必须得狠狠地打!”老者怒斥声中,长尺又“噼里啪啦”一通乱打,直打得三个大汉杀猪般地呼天喊地,哭爹喊娘。

     宁东方也看得目眩神迷,心中不由得啧啧称赞。

     咚,咚,咚!

     三个肥头大耳的大汉掉在地上,个个捂着红肿凸起的脸部,翻来滚去,呻吟惨叫。三柄光剑也失去了光泽,躺在地上,看起来倒像是水晶制成的。

     宁东方正要拍手叫好,却突然看到老者膝盖一软,身子柔弱无力地往前倒去——老者用长尺撑地,半跪在地,才勉强稳住了身子。宁东方吃了一惊,立即打开了雨伞,跑向了老者。

     雨伞为老者遮蔽了漫天雨丝,宁东方紧张地问:“老前辈,您现在……现在怎么样了,我要不要送您上医院?”

     老者面色颓废:“没有用的,我中了他们专门配制的毒素,这里的医院是解不了我的毒的。”

     宁东方心慌了:“啊,那,那怎么办啊?”

     老者说道:“现在我体内毒素已经扩散,不能再动用源力了。但是他们的人还会继续来追杀我的,当务之急,我需要你护送我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宁东方点点头:“好的,前辈。”当即弯下腰,左手揽过了老者的肩膀,右手握着雨伞,艰难地搀扶着老者往十字路东边走去。“老前辈,我知道前边有一个废弃的仓库,那个仓库很隐蔽,一般人是找不到的,就去那里吧。”

     一老一小七拐八绕,穿梭于城中村黑暗的小巷中。

     “老东西,哪里跑?”

     墙上一声冷喝,随即两道黑影骤然飘下,挡住了宁东方的去路。

     老者面色一变,用力地推了宁东方一把:“年轻人,我……我已经用不出源力了,可我不想连累你……你快走吧!”

     宁东方瞅了前方两道黑影一眼,胸有成竹地笑道:“老前辈说哪里话?老前辈为了救我不顾自己安危暴露行踪,我又怎么能在危急关头抛弃了老前辈?”

     老者说道:“可他们都是源力修行者,何况你……你瘦不拉几的,根本就不可能打得过他们!”

     宁东方得意地一笑:“老前辈,放心吧,我以前干过锦衣卫,这两个小毛贼,我应付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锦衣卫?”老者愣住了。

     “锦衣卫!”前面两个黑衣人呵呵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笑得枯瘦的身体一阵阵乱颤,看起来就要散架了一般,“小伙子,你真的很有想法嘛!”

     “你这小子是不是没吃够奶啊,看起来瘦不拉几的,还干过锦衣卫?呵呵呵呵呵呵,你做的哪门子白日梦,我的大金牙都快笑掉了!”右边那黑衣人咧嘴大笑,果然露出了两颗金镶门牙。

     咯噔!

     “老二,你的门牙真的笑掉了。”左边那黑衣人提醒了一句。

     右边黑衣人一摸门牙,果然掉了一颗,登时勃然大怒:“你小子竟然害我笑掉了大金牙——”怒喝声中,已经抡起拳头,朝宁东方扑去。左边黑衣人看到同伴出手,自己也一声振喝,劈开掌势,向宁东方冲去。

     宁东方合起雨伞,迎面冲向两个黑衣人,以伞为剑,同对方搏斗起来。这两个黑衣人看起来只是不入流的源力武者,但却也比普通时空的格斗家强了许多。

     老者看得也是忧心忡忡,这小子面黄肌瘦的……

     “年轻人,哎哟!别让我顶风顶雨地,连夜背你去医院急救室啊,我已经快没力气了!”

     缠斗中,“小子,你想上医院上石膏吗?”

     “我也想问问,你们打算让哪根肋骨骨折?”宁东方冷哼一声,左手雨伞虚晃,右手从伞下穿过,一拳狠狠地砸在右边黑衣人胸膛上。

     砰!!

     宁东方只觉自己像是打在一块坚硬的钢板上,右手指骨像撕裂了一般疼痛,痛得他龇牙咧嘴,呻吟不止。“哎哟哟哟……老子当年的功力,现在只能使出一成,果然是瘦不拉几,瘦得天理难容!”宁东方气得破口大骂。

     “小伙子,要不要看一下我的八块腹肌?”左边黑衣人狡黠地一笑,将自己的衣服往上撩起,露出了肚脐边的一撮黑毛。

     “滚蛋!”

     宁东方大怒,雨伞搅起漫天风雨,攻势排山倒海!

     “小回环,大回环,云横秦岭,力劈华山,回风落雁,雪漫千山……一招一式都很有打击感,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轻轻重重,上上下下,很有韵律感!年轻人,你的武功……”

     黑衣人在雨伞攻势中手舞足蹈,如癫似狂,姿势夸张——

     老者话声未落,宁东方已经收起了雨伞,他的对手——两个黑衣人交叉成十字,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痛呼哀嚎,如同鬼叫。

     宁东方再次为老者撑起了雨伞,搀扶着老者,鼻子里一冷哼:“老前辈,他们也不过如此。”随后搀扶着老者离开,进入了一间废弃的仓库中。

     晦暗的仓库中,老者紧紧抓着宁东方的手臂,问道:“年轻人,你使出来的那些招式已经失传好几百年了,是……是谁教你的?”

     宁东方本想说自己学过武当派、华山派、青城派诸派武功,又怕这老者不信,只得莞尔一笑:“老前辈,这有什么,我无师自通的!”

     “无师自通……”老者大惊失色,“此子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年轻人,快把你的姓名、家庭住址、家庭电话说出来。”老者一脸严肃地说道。

     宁东方愣了一下,只得报了出来。

     过了不几分钟,就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绅士快步走进了仓库,那绅士径直走到老者面前,躬身一礼:“老师,让您受苦了!我已经联系了车辆,快跟我走吧。”

     老者被绅士带走了。老者临走前对宁东方神秘一笑:“年轻人,祝你好运!”

     ……

     ……

     宁东方失眠了一整个晚上。

     他脑子中一直萦绕着这个疑问——昨晚究竟发生什么了?但愿自己不要卷入玄武时空的争斗,毕竟那里是一个充满丛林法则的社会,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充满腥风血雨的现代江湖……

     “小宁快去开门!没听见一直有人敲门吗!”正在厨房中忙活的宁妈扯开了大嗓门喊道。

     宁东方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门口。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这拍门声这么狠……是要破门而入,杀人灭口的节奏么?

     宁东方内心涌起一阵惶恐,毕竟昨晚自己帮过那个老者,难保会不会有其他玄武时空的杀手恼羞成怒,找上门来!

     当下他捏着嗓子,朝门外大声问:“你谁啊?”

     门外声音说:“瞬风快递,瞬风快递,快开门!”

     宁东方提心吊胆地打开了家门,门外立即飞进来一个快件,然后人影一闪,顿时没影没踪了。

     “妈的,这暴力快递!”

     宁东方从地上捡起了快件,只见快件上赫然印着“录取通知书”这五个大字,他不由皱了皱眉头,目光往下移去,只见快件单上的寄件人一栏,赫然是“真武大学”四个大字!